江都
关闭
A
安庆
安溪
安顺
安阳
安达
安陆
阿拉善盟
鞍山
安吉
阿坝州
安宁
安康
阿克苏
安丘
B
蚌埠
博罗
北海
百色
北流
博白
毕节
白银
保定
霸州
北京
宝应
白山
白城
包头
巴彦淖尔
本溪
巴中
保山
宝鸡
巴州
博尔塔拉
滨州
C
滁州
池州
巢湖
潮州
崇左
澄迈
长葛
长垣
渑池
长沙
常德
郴州
常宁
沧州
承德
昌黎
重庆
常州
常熟
长春
长治
赤峰
朝阳
慈溪
长兴
苍南
成都
崇州
楚雄
昌都
昌吉
昌邑
昌乐
长清
D
东莞
德州
东至
定西
敦煌
邓州
大庆
大兴安岭
当阳
大冶
定州
定兴
东台
东海
德惠
桦甸
大同
大连
丹东
东港
德清
东阳
德阳
达州
大邑
都江堰
大理
德宏
迪庆
东营
E
恩施
鄂州
鄂尔多斯
峨眉山
F
阜阳
福州
福安
福鼎
佛山
防城港
范县
丰县
阜宁
抚州
丰城
抚顺
阜新
凤城
法库
G
广州
桂林
贵港
桂平
贵阳
甘南
固始
固安
高碑店
高阳
高邮
句容
高淳
赣州
公主岭
固原
果洛
广安
广元
甘孜
高陵
广饶
H
海口
合肥
淮南
淮北
黄山
和县
霍邱
惠州
河源
河池
贺州
漯河
鹤壁
滑县
淮滨
哈尔滨
鹤岗
黑河
黄冈
黄石
汉南
衡阳
怀化
邯郸
衡水
淮安
海门
海安
泗洪
黄南
海西
海东
海北
怀仁
呼和浩特
海拉尔
呼伦贝尔
葫芦岛
海城
杭州
湖州
海宁
海盐
红河
汉中
户县
哈密
和田
菏泽
海阳
J
晋江
江门
揭阳
酒泉
金昌
嘉峪关
焦作
济源
浚县
佳木斯
鸡西
荆州
荆门
京山
晋州
冀州
江都
靖江
江阴
金坛
姜堰
金湖
九江
吉安
景德镇
进贤
靖安
吉林
晋中
晋城
锦州
金华
嘉兴
嘉善
江山
金堂
简阳
济南
济宁
济阳
K
开平
开封
昆山
康平
昆明
克拉玛依
喀什
克孜勒苏
奎屯
库尔勒
L
陵水
六安
龙岩
龙海
陆丰
柳州
来宾
六盘水
兰州
陇南
临夏
洛阳
鄢陵
灵宝
林州
兰考
鹿邑
老河口
娄底
醴陵
廊坊
滦县
滦南
乐亭
连云港
辽源
临汾
吕梁
临猗
辽阳
辽中
丽水
乐清
临海
乐山
凉山
丽江
临沧
拉萨
林芝
蓝田
临沂
聊城
莱州
龙口
临朐
莱阳
临清
M
马鞍山
茂名
梅州
孟州
孟津
牡丹江
绵阳
眉山
N
宁国
宁德
南平
南安
南宁
南阳
宁乡
南京
南通
南昌
农安
宁波
南充
内江
怒江
那曲
P
莆田
平凉
平顶山
平山
沛县
萍乡
盘锦
普兰店
平湖
平阳
攀枝花
彭州
普洱
平阴
蓬莱
平度
Q
琼海
泉州
清远
钦州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清镇
庆阳
沁阳
淇县
齐齐哈尔
七台河
潜江
秦皇岛
迁安
青龙
迁西
启东
泉山
清徐
全国站
邛崃
曲靖
青岛
青州
栖霞
齐河
庆云
R
仁怀
汝州
任丘
如皋
如东
瑞金
瑞安
日喀则
日照
S
三亚
深圳
宿州
三明
石狮
上杭
汕头
韶关
汕尾
顺德
三沙
商丘
三门峡
偃师
沈丘
商水
绥化
双鸭山
十堰
随州
神农架
邵阳
石家庄
三河
涞水
深州
上海
苏州
宿迁
睢宁
上饶
四平
松原
石嘴山
朔州
沈阳
绍兴
遂宁
商洛
石河子
寿光
商河
T
铜陵
桐城
天长
台山
铜仁
天水
通许
太康
天门
唐山
泰州
泰兴
太仓
铜山
通化
天津
太原
通辽
铁岭
台安
台州
桐乡
铜川
吐鲁番
泰安
W
万宁
芜湖
无为
武夷山
梧州
武威
五指山
文昌
温县
尉氏
舞钢
武汉
望城
无极
文安
武安
蔚县
无锡
吴江
吴忠
乌兰察布
乌海
瓦房店
温州
温岭
武义县
文山
渭南
乌鲁木齐
五家渠
潍坊
威海
X
厦门
宣城
岑溪
新乡
许昌
信阳
杞县
项城
新安
睢县
新野
襄阳
孝感
咸宁
仙桃
湘潭
湘西
攸县
湘乡
邢台
辛集
新乐
雄安新区
徐州
兴化
新沂
盱眙
新余
新建
西宁
忻州
锡林郭勒盟
兴安盟
锡林浩特
新民
象山
新昌
新津
西双版纳
西安
咸阳
新泰
香河
Y
永春
永安
阳江
云浮
阳春
玉林
濮阳
禹州
伊川
宜阳
永城
伊春
宜昌
宜都
宜城
岳阳
益阳
永州
浏阳
耒阳
玉田
永清
扬州
盐城
溧阳
宜兴
沭阳
仪征
玉山
鹰潭
宜春
延边
榆树
银川
玉树
运城
阳泉
阳曲
营口
义乌
余姚
永康
玉环
宜宾
雅安
玉溪
宜良
榆林
延安
伊犁
烟台
禹城
燕郊
Z
亳州
漳州
漳浦
珠海
湛江
肇庆
遵义
张掖
儋州
郑州
周口
驻马店
肇东
肇州
枝江
钟祥
枣阳
株洲
张家界
张家口
涿州
遵化
赵县
镇江
张家港
邳州
中卫
庄河
衢州
舟山
诸暨
嵊州
泸州
自贡
资阳
昭通
周至
淄博
枣庄
章丘
招远
滕州
邹平

小区地下车库突然被封停 开发商:只卖不租

麦鼠找房 2021-02-03 13:39
3

最近,不少观众来电反映,自己家小区原本地下车库一直开放停车租赁,但前不久,开发商突然将停车库封停,表示只卖不租了。那么,小区地下停车位是卖是租,到底谁说了算?如果开发商单方面宣称只卖不租,这合理吗?  

晚上7点下班高峰,万科时一区(楼盘资料 图库) 门外已经堵得水泄不通,不少车辆只能停在本不能停车的马路两侧。业主们说,他们也是被逼无奈,因为原本出租车位的小区地库,6月21日突然被开发商封停了。  

一位万科时一区业主认为,开发商这样做无非目的就是要逼迫业主们买车位。  

地库的租金,业主们已经缴到了7月底,而现在说关就关,让大家挪去附近停车场,大家都无法接受。  

无独有偶,古浪路上的某小区,最近也遇到类似问题。6月20日晚上,小区多个地库入口突然被摆上石墩,禁止车辆进入,业主们回家的车流排成长龙,古浪路一度堵死。  

业主们说,此前,该小区的地下车库一直没有通过消防验收,无法正常出租,所以停车位都是免费向居民开放的。直到今年5月底,开发商突然贴出公告,说要封停车库。  

该小区的业主表示,消防弄好车位就要出售,50万到70万一个,当年买房的时候,售楼处说车位只租不售,而且四百块一个月。  

智富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则表示,这个车库是他们投资建造的,而且是独立的车库,它没有分摊业主的面积。  

对于小区地下车库,开发商只卖不租,这合理吗?法学专家指出,目前住宅小区车位权属有三种情形:一是业主分摊建设费用,按比例共有产权;二是按《防空法》要求,在小区里修建的地下防空工事。第三种就是开发商自己投资建设,拥有完全产权,在这种情况下,开发商的确拥有对车库的处置权。  

在开发商对车位只卖不租的问题上,如果以物权法来主张权利,业主肯定处于弱势。事实上,《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也提出:建设单位尚未出售的停车位应当出租给业主停放车辆。但尴尬的是,这仅是地方规定,就算居民打官司,也很难胜诉。  

事实上,针对之前发改委放开部分服务价格后,小区车位随即租金坐地起价的问题,不少专家就指出,小区车位是一种特殊商品,既有市场价值属性,也有保障市民生活的社会属性。那么,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区里,停车位是否能被视为垄断资源,应当在保障居民生活刚需时,做特别考虑呢?  

律师表示,消费者只有买或者不买,租或者不租这样一个选择权,不可能进行鉴别比价选择。要形成一个行政引导,逐步进行立法的论证,到底是通过单纯价格机制进行调整,还是有一套综合的机动车使用停放与住宅建设管理开发出售之间的综合协调机制。

头条: 百城房价半年涨7.61% 下半年涨速或“踩刹车”

专题: 上半年地王频出 房价全面进入4-8-10时代

专题: 上半年沪新房均价直奔3.5万 豪宅开启狂奔模式

专题: 中国好榜单:2016上半年各区热销盘大盘点

华贸东滩花园中鹰黑森林世合理想大地紫竹半岛

编辑者:adm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