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都
关闭
A
安庆
安溪
安顺
安阳
安达
安陆
阿拉善盟
鞍山
安吉
阿坝州
安宁
安康
阿克苏
安丘
B
蚌埠
博罗
北海
百色
北流
博白
毕节
白银
保定
霸州
北京
宝应
白山
白城
包头
巴彦淖尔
本溪
巴中
保山
宝鸡
巴州
博尔塔拉
滨州
C
滁州
池州
巢湖
潮州
崇左
澄迈
长葛
长垣
渑池
长沙
常德
郴州
常宁
沧州
承德
昌黎
重庆
常州
常熟
长春
长治
赤峰
朝阳
慈溪
长兴
苍南
成都
崇州
楚雄
昌都
昌吉
昌邑
昌乐
长清
D
东莞
德州
东至
定西
敦煌
邓州
大庆
大兴安岭
当阳
大冶
定州
定兴
东台
东海
德惠
桦甸
大同
大连
丹东
东港
德清
东阳
德阳
达州
大邑
都江堰
大理
德宏
迪庆
东营
E
恩施
鄂州
鄂尔多斯
峨眉山
F
阜阳
福州
福安
福鼎
佛山
防城港
范县
丰县
阜宁
抚州
丰城
抚顺
阜新
凤城
法库
G
广州
桂林
贵港
桂平
贵阳
甘南
固始
固安
高碑店
高阳
高邮
句容
高淳
赣州
公主岭
固原
果洛
广安
广元
甘孜
高陵
广饶
H
海口
合肥
淮南
淮北
黄山
和县
霍邱
惠州
河源
河池
贺州
漯河
鹤壁
滑县
淮滨
哈尔滨
鹤岗
黑河
黄冈
黄石
汉南
衡阳
怀化
邯郸
衡水
淮安
海门
海安
泗洪
黄南
海西
海东
海北
怀仁
呼和浩特
海拉尔
呼伦贝尔
葫芦岛
海城
杭州
湖州
海宁
海盐
红河
汉中
户县
哈密
和田
菏泽
海阳
J
晋江
江门
揭阳
酒泉
金昌
嘉峪关
焦作
济源
浚县
佳木斯
鸡西
荆州
荆门
京山
晋州
冀州
江都
靖江
江阴
金坛
姜堰
金湖
九江
吉安
景德镇
进贤
靖安
吉林
晋中
晋城
锦州
金华
嘉兴
嘉善
江山
金堂
简阳
济南
济宁
济阳
K
开平
开封
昆山
康平
昆明
克拉玛依
喀什
克孜勒苏
奎屯
库尔勒
L
陵水
六安
龙岩
龙海
陆丰
柳州
来宾
六盘水
兰州
陇南
临夏
洛阳
鄢陵
灵宝
林州
兰考
鹿邑
老河口
娄底
醴陵
廊坊
滦县
滦南
乐亭
连云港
辽源
临汾
吕梁
临猗
辽阳
辽中
丽水
乐清
临海
乐山
凉山
丽江
临沧
拉萨
林芝
蓝田
临沂
聊城
莱州
龙口
临朐
莱阳
临清
M
马鞍山
茂名
梅州
孟州
孟津
牡丹江
绵阳
眉山
N
宁国
宁德
南平
南安
南宁
南阳
宁乡
南京
南通
南昌
农安
宁波
南充
内江
怒江
那曲
P
莆田
平凉
平顶山
平山
沛县
萍乡
盘锦
普兰店
平湖
平阳
攀枝花
彭州
普洱
平阴
蓬莱
平度
Q
琼海
泉州
清远
钦州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清镇
庆阳
沁阳
淇县
齐齐哈尔
七台河
潜江
秦皇岛
迁安
青龙
迁西
启东
泉山
清徐
全国站
邛崃
曲靖
青岛
青州
栖霞
齐河
庆云
R
仁怀
汝州
任丘
如皋
如东
瑞金
瑞安
日喀则
日照
S
三亚
深圳
宿州
三明
石狮
上杭
汕头
韶关
汕尾
顺德
三沙
商丘
三门峡
偃师
沈丘
商水
绥化
双鸭山
十堰
随州
神农架
邵阳
石家庄
三河
涞水
深州
上海
苏州
宿迁
睢宁
上饶
四平
松原
石嘴山
朔州
沈阳
绍兴
遂宁
商洛
石河子
寿光
商河
T
铜陵
桐城
天长
台山
铜仁
天水
通许
太康
天门
唐山
泰州
泰兴
太仓
铜山
通化
天津
太原
通辽
铁岭
台安
台州
桐乡
铜川
吐鲁番
泰安
W
万宁
芜湖
无为
武夷山
梧州
武威
五指山
文昌
温县
尉氏
舞钢
武汉
望城
无极
文安
武安
蔚县
无锡
吴江
吴忠
乌兰察布
乌海
瓦房店
温州
温岭
武义县
文山
渭南
乌鲁木齐
五家渠
潍坊
威海
X
厦门
宣城
岑溪
新乡
许昌
信阳
杞县
项城
新安
睢县
新野
襄阳
孝感
咸宁
仙桃
湘潭
湘西
攸县
湘乡
邢台
辛集
新乐
雄安新区
徐州
兴化
新沂
盱眙
新余
新建
西宁
忻州
锡林郭勒盟
兴安盟
锡林浩特
新民
象山
新昌
新津
西双版纳
西安
咸阳
新泰
香河
Y
永春
永安
阳江
云浮
阳春
玉林
濮阳
禹州
伊川
宜阳
永城
伊春
宜昌
宜都
宜城
岳阳
益阳
永州
浏阳
耒阳
玉田
永清
扬州
盐城
溧阳
宜兴
沭阳
仪征
玉山
鹰潭
宜春
延边
榆树
银川
玉树
运城
阳泉
阳曲
营口
义乌
余姚
永康
玉环
宜宾
雅安
玉溪
宜良
榆林
延安
伊犁
烟台
禹城
燕郊
Z
亳州
漳州
漳浦
珠海
湛江
肇庆
遵义
张掖
儋州
郑州
周口
驻马店
肇东
肇州
枝江
钟祥
枣阳
株洲
张家界
张家口
涿州
遵化
赵县
镇江
张家港
邳州
中卫
庄河
衢州
舟山
诸暨
嵊州
泸州
自贡
资阳
昭通
周至
淄博
枣庄
章丘
招远
滕州
邹平

王石最后的战役:进击还是出局?

麦鼠找房 2021-02-18 13:24
60

面对王石要下课的舆论危机,王石6月26日发朋友圈回应“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出场了,就有谢幕的一天。但还不到时候,着啥子鸡(急)嘛”,显然,王石斗志未泯!

编者按:“宝万之争”是一则可以写进中国商业史的经典案例,也是“冰与火之歌”式的商战大剧。“每一季”剧情都跌宕起伏,越到剧终越震撼!更大的价值却在于商业范畴广泛的争议和思考。骂王石的是觉得他不尊重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挺王石的是对公司高度负责的创始人情怀的致敬。知识的价值和资本的价值该如何被认识?管理者团队和控股股东该如何妥协?商业伦理和秩序又该在何种法制范畴下被规范?

没有人能描摹王石的心情。“万科20周年的时候,我以为万科不会有什么故事了,2008年的捐款门和拐点论把我和万科卷进社会事件的中心,才发觉万科的精彩故事才开始,而且继续着。”2016年6月19日21点24分,王石发了一条朋友圈,并配发一条标题为“无险风光在险峰”的文章,里面是王石探险时用相机拍下的珠峰瞬间。

短短数日,剧情急转,矛盾激化,华润和宝能携手。王石6月26日在朋友圈发声“当你曾经依靠、信任的央企华润毫无遮掩地公开和你阻击的恶意收购者联手,彻底否定万科管理层时,遮羞布全撕去了”。

面对王石要下课的舆论危机,王石6月26日再发朋友圈回应“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出场了,就有谢幕的一天。但还不到时候,着啥子鸡(急)嘛”,显然,王石斗志未泯!

然而到6月26日下午剧情急转直下。万科A(000002.SZ)当日下午发布公告,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股东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及前海人寿保险股份公司向公司发出的“关于提请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召开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宝能系提议,罢免王石郁亮等10位董事的职务(独董海闻之前已请辞)。宝能系让王石郁亮出局的意图已昭然若揭。

有消息称,姚振华不但要“清洗”万科董事会,还计划推举华润集团助理总经理、华润置地执行董事吴向东取代王石成为万科董事长,宝能系实际控制人姚振华为监事长。

“宝万之争”已经胶着半年多,65岁的王石和他一手创立的万科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他也许深深的体会到,自己能攀上世界最高的珠峰,却很难躲过资本的围猎。

2015年7月开始,万科遭遇“野蛮人”叩门。在王石明确表达不欢迎态度之后,新兴资本集团宝能依然通过旗下公司前海人寿、钜盛华在二级市场连续举牌。2015年12月18日,七次举牌之后,宝能以占股24.29%坐稳万科第一大股东宝座。12月18日中午,万科A(000002.SZ)紧急停牌至今,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以抵御宝能控制万科。

2016年6月17日,万科召开董事会,表决增发股份引入“最后的白衣骑士”深圳地铁重组预案,当了十几年第一大股东的华润出人意料投出反对票,重组预案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6月23日深夜,一直沉默的宝能终于发声,明确反对万科购买深铁资产预案,并直指万科“内部人控制问题”,称将在股东大会表决上据此行使股东权利。宝能的声明迅速得到华润呼应,宣告二者已经携手。

一场“宝万之争”演变成“华万之争”,及至最终变成了央企华润与地方国资深铁角力的戏码。

万科堪称中国最优秀的公司,其规范、透明的现代公司治理机制被视作标杆。创始人王石之于万科是教父一般的存在,但他只是职业经理人而非公司所有者。这是一家典型的股权分散型企业,王石本人占股不到1%,在这场资本的角逐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股权设计的缺陷让万科沦为资本追逐的猎物,宝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只花了约300亿元就成为这家2000亿市值公司的大股东。在1994年“君万之争”中侥幸脱险的万科,此次却命悬一线。

对现状深感痛心的万科独立董事华生6月24日在《上海证券报》发长文批评万科管理层和大股东华润在此次事件中的失当。比如宝能举牌后,万科董事会没有举行过任何正式会议进行讨论。大股东华润和管理层之间也没有尽到良好沟通的职责等。这篇檄文更像是对当今上市公司现代化治理机制的诘问。

一场大剧,越到剧终越震撼。人们看到了开头,却始终看不清结局。华润、深铁、宝能、安邦,每一个争夺者都是狠角色,看起来也都将成为赢家。华润和深铁的利益会被保全,宝能、安邦也各有收益。在强大的资本意志面前,只有万科会被改写。未来万科的股权结构,将是“国企+机构+民资”的格局,其管理模式、制度安排和充满情怀的企业文化却因话语权的变化而被改变。

当创始人被资本驱逐,情怀被现实冲刷,万科的命运又将如何?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 显示全文
  • 编辑者:admin

    分享到: